【WWWBLG006COM】世界期待中国走出疫情阴影 合力寻找应对病毒之策

超然物外网

2020-03-31 09:45:55

字体:标准

世界WWWBLG006COM

一旦培养了用户习惯,期待大家就会慢慢习惯这些办公软件,习惯往往是难以改变的。WWWTZ660COM再从人力资源的角度来看,中国走出之策在疫情期间,中国走出之策企业的招聘用工主要是通过线上招聘,甚至是线上视频面试、线上考核等,谁来为企业WWWBEN3333COM提供整套的企业招聘服务? 有需求的地方就会有市场,面对企业越来越多的新需求,必然会有越来越多的企业级服务产生。

【WWWBLG006COM】世界期待中国走出疫情阴影 合力寻找应对病毒之策

但越来越多的企业和员工加入远程办公却是不可否认的事实,疫情阴影应对以至于阿里钉钉、疫情阴影应对企业微信相继崩溃,不得不增加服务器扩容。WWWEE68PW合力WWW460123COM那么,寻找对于这些教育培训机构来说,如何将业务搬到线上?自建平台开发成本、运营成本都是中小微企业难以承受的。尤其是在企业的数字化升级路上,病毒很多企业内部的信息孤立,病毒各个部门的数据都没有打通,导致企业的整体运作效率低下,而且浪费了很多不必要的资源和成本。而经过此次疫情,世界这种远程办公方式的运用概率只会增加。

2020的当下,期待虽然是一个较为艰难的时期,正所谓祸福相依,危机的背后也隐藏着更多的希望:To B的大时代正在朝我们挥手。而疫情下推动的远程办公,中国走出之策则让To B服务的进程进一步提速,围绕着中小企业的云端服务也开始在各个领域全面升级。但是最近一年,疫情阴影应对OpenAI却备受批评,先是发布最强通用NLP模型GPT-2而不开源。

但就是这样一个项目,合力却不允许实习生参加。作为由钢铁直男Elon Musk和YC创始人Sam Altman等人共同创立的项目,寻找OpenAI尽管成立只有4年的时间,寻找但已经成长为在AI研究领域媲美于Google、Facebook、亚马逊、DeepMind等最优秀研究机构的存在。这意味着现在的OpenAI已经没有了其最初完全受信任的影响力,病毒大众不再认为它是机器学习和AGI研究最受信任机构。这就意味着策略的建立存在很多杂乱无章的地方:世界策略的建立较少的基于已有的理论,更多的是基于直觉。

当时还是非营利组织的OpenAI宪章第一条还是首要信托责任是人类(primary fiduciary duty is to humanity)。例如对于OpenAI正在进行的研究项目,有关消息称这可能是OpenAI成立几年来最高水平的研究项目。

【WWWBLG006COM】世界期待中国走出疫情阴影 合力寻找应对病毒之策

任何非营利组织,背后都不可或缺一个庞大的资金来源。其实破坏实验室影响力的因素不光是盈利企业这一项。正是基于对算力的渴求,在去年7月份,OpenAI接受了微软10亿元的投资,微软成为OpenAI的独家云供应商,同时 OpenAI 也会和微软合作开发 Azure AI 超级计算技术,并授权微软使用其部分技术进行商业化。据OpenAI的CTO 布罗克曼介绍,大概每过3~4个月,研究所需的计算资源就会增加一倍。

但不可否认的是 OpenAI 仍然是一个人才和前沿研究的堡垒,充满了真诚地为人类利益而努力工作的人们。机器人团队则认为智能的发展需要突破物理的限制。换句话说,竞争的压力正在侵蚀理想主义。为了保证研究有效进行,就必须有足够的资金匹配这一指数级别的增长,这就需要在忠于使命的同时,能有一个能够迅速积累资金的新组织模式。

或许吧,正如布罗克曼所言,OpenAI现在的抱负是要做最好的事。再而是接受微软10亿美元投资,从而转为有限盈利企业违背初心....... 种种迹象表明,OpenAI 与4年前马斯克所声明的那个人工智能非营利组织已然不同。

【WWWBLG006COM】世界期待中国走出疫情阴影 合力寻找应对病毒之策

原标题:从开放到封闭,资金压力正在侵蚀OpenAI 作者 | 京枚、蒋宝尚 编辑 | 丛末 今天,麻省理工科技评论的一篇文章再次把 OpenAI 推上舆论的风头浪尖。缺钱,才是OpenAI不断向现实妥协的本质原因。

在那之后,OpenAI的高层重新建立了薪酬结构,根据任务承担来发放薪资。为每个人而不是股东创造价值的条款让OpenAI汇集了一群世界顶级研究员,包括首席技术官原支付公司Stripe的格雷格·布罗克曼(Greg Brockman)。OpenAI会议室,图片来源: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转换之后,员工和领导都有一个过渡期,员工对外界不断的批评感到沮丧,而领导层的担心也在逐渐破坏OpenAI的影响力和招聘优秀人才的能力。于是在去年,OpenAI转变为有限盈利企业。类似于OpenAI,事实上在美国同样还有一些其他的非营利性组织在积极探索人工智能的未来,例如总部位于西雅图的AI2。作为一个非营利性组织,它要和类似Google、Facebook这样的大公司进行竞争,以保证能够先于它们做到AGI,这种压力会迫使它们做出一些似乎偏离其初衷的决定,它们需要吸引资金和人才,并保护自己的研究,从而来保持长期的优势。

具体到研究突破层面来讲,OpenAI更多的是在重复别的实验室开发出的创新成果:依靠大量的计算资源投入来获得最佳的效果。不同于OpenAI的地方是,AI2的资金来源于微软联合创始人、已故的亿万富翁保罗·艾伦(Paul Allen)留下自筹资金,在可预期的未来,AI2将不会受到资金的压力。

另外公司还有一条铁律:未经公关部门的明确许可,不准向记者吐露任何事情。谁会希望,在未来AGI是由像Google、亚马逊、Facebook、苹果或阿里巴巴这样的企业开发出来,而非OpenAI这样的非营利性组织呢? 但放弃控制才是理想的开源的逻辑本质。

事实上,这种担心不无佐证,在去年3月份,OpenAI便已经进行了一轮重组,成立了名为OpenAI LP的子公司,目的便是为了更好地筹集资金,吸引人才,从而能够与Google、Facebook等大公司在AI领域进行竞争。Karen 发现 OpenAI似乎放弃了其先前的开放性和透明性承诺。

但是最大的问题正如Amodei所述:我们不知道AGI是什么样子。这一举措,也受到不少业内人士的质疑,人们担心OpenAI将会受到微软的影响,屈服于财政压力和其他因素,无法再像以前一样保持开放、平等传播的姿态。和其他公司一样,OpenAI同样存在多样性的缺乏,根据实验室的发言人介绍,女性员工不足四分之一,在接近120名员工中,绝大多数是白人或亚洲人。OpenAI作为一个非营利性组织缺一位富有的慈善捐赠者。

倘若真的集齐足够多的最强大脑来共同完成AGI目标,打败凭借个人私力控制人工智能世界的恶念最好的方式是让每个人都拥有这项技术。换句话说,它的初心仍未变,仍然有时间去纠偏匡正

(来源:CB Insights) 在深度学习带来的人工智能浪潮中,英伟达凭借其提供 AI 算力的 GPU 芯片成为浪潮中最大的受益者之一。总结 266 亿美元资金涌入、24 家独角兽公司诞生、红杉等风投及谷歌等 CVC 的不断加注,医疗零售等行业持续吸金…… 2019 年的 AI 资本市场依然风起云涌,同时受 AI 市场泡沫减少,行业落地加速影响越发明显。

AI 的投融资相对进入一个平稳期,开始出现降温。金融和保险领域通过 198 起交易筹集了 22 亿美元。

而到 2019 年,英特尔或谷歌等公司的风投参与了 435 笔交易。另有多家筹集到 1 亿美元以上资金的公司。Plug and Play Ventures 以 26 笔交易位列榜首,投资案例包括 BluesSpace.ai、DeepScribe 等。对应的, 独立 IPO 的企业数量便显得屈指可数,在 2019 年仅有 10 家。

Open AI 研究人员使用模拟捉迷藏游戏演示无监督学习如何开发人类技能。其后依次是金融(22 亿美元)、零售(15 亿美元)、销售和网络安全等行业。

统计中, 2019 年有 231 宗并购事项,这创造了新的记录。(来源:CB Insights) 以谷歌为首的大型科技公司也开始大刀阔斧地进军医疗行业 ,覆盖从放射学及其他诊断、虚拟诊所和护理、医疗保健 IT、及医疗设备和病人监控的各个方面。

在这份报告中,还包含了具体的全球 AI 投资趋势分析、最活跃的 AI 投资者、并购和 IPO 趋势、AI 独角兽、大公司们在 AI 领域的动作,及 2019 年 AI 的关键启示性研究等。展开全文 (来源:CB Insights) 同时, 在全球范围内 AI 投融资分布中,美国占比下降,非美国区域投融资比例上升。

责任编辑:超然物外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友情链接